中文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地主老財的生活 第2285章 我們要怎么做?
    “殺敵!”

    柳溥奮力砍翻了一個泰西人,他喘息著環顧四周。

    長槍手已經被圍在了甲板中間,外圍的泰西人不斷投擲鐵錘等重兵器砸進去,長槍手已經難以為續了。

    啊……

    柳溥仰頭無聲的長嘆著。

    身上的甲衣變得越來越沉重,手中的長刀越揮越慢。

    林正已經加入了戰團,他和副將被堵在船頭,已經在拼命了。

    “******”

    柳溥又被圍住了,他的腰部中了一刀,甲衣堪堪被斬破。

    一柄長劍刺來,柳溥艱難的格擋開之后,長刀揮斬,竟然卡在了對手的脖子里。

    兩人撲倒在一起廝打著,等柳溥拔出長刀起身后,就看到甲板上的拼殺已經停住了。

    所有人都在看著遠方。

    呆呆的!

    柳溥在劇烈的喘息著。

    他看到了林正和副將,他們也在呆呆的看著前方。

    哪里有什么?

    ……

    轟!

    突然被引爆的情緒一下就傳到了史密斯哪里。

    他面色慘白的道:“那是什么?”

    “是誰的船?”

    瞭望哨瘋狂的嘶喊道:“是明軍!天吶!看不到邊的船隊……”

    龐大的包圍圈里外,不管是泰西人還是明人,他們都在看著北方。

    史密斯沖到了船頭上,他恨不能身高能突然高出一倍。

    無數的船帆林立,從那些縫隙之中,他看到了黑點。

    一閃而逝!

    那是什么?

    右翼包抄的里斯本將領處于包圍圈內北邊的最邊緣,所以他看得最清楚。

    無數黑點漸漸變大,無數風帆遮蔽著海面……

    他想起了一句話,洪保出使泰西時說過的話。

    當大明憤怒時,能鋪滿整個海峽的船隊將會出現在泰西,用怒火為大明奪回尊嚴!

    明軍出現了,就在他們全殲明軍小船隊的當口,他們及時出現了。

    “不……這是個圈套!這是個該死的圈套!我們上當了!”

    才將狂喜的心情一下就跌落谷底,才將全殲明軍的躊躇滿志全部化為惶然。

    史密斯跌跌撞撞的往前去,可船頭就那么大,他已經站在了最高點。

    陽光明媚,遠方的風帆漸漸清晰。

    他們在全速趕來!

    “這里還有誰能擁有那么大規模的船隊?”

    史密斯失態了。

    他巖石般的臉頰在顫抖著,他握緊了刀柄,卻沒拔出長刀。

    “是誰?”

    他嘶聲問道:“是誰在那里?”

    而最前方的里斯本將領已經要瘋了。

    明軍戰船那獨特的造型讓人印象深刻,他數了一下,有十多艘。

    而這只是戰船,更多的船只都在鼓帆前進。

    “這是他們的主力……”

    ……

    “伯爺,林正部正在被圍攻。”

    瞭望哨的消息早就傳到了方醒這里。

    他放下望遠鏡,對柳溥安全的顧慮只是閃了一下,隨即他就回身道:“都準備好了嗎?”

    他在微笑,可眼中卻盛滿了怒火。

    熟知他的人知道,大戰就在眼前。

    傅顯站在前方,身后的甲板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陣列。

    他大聲的道:“伯爺,準備好了。”

    船隊在全速進發,聚寶山衛的將士們來到了甲板上,他們開始檢查裝備;無數戰船的側舷處,火炮窗口已經打開,幽深的炮口在陽光外閃爍著幽光。

    “這是泰西船隊!”

    方醒背對戰場,大聲的道:“泰西人不甘心,他們要挑釁大明,而現在你們所看到的的就是殺戮,他們針對大明水師的殺戮。”

    洪保目光復雜的看著方醒,他不相信方醒會不知道泰西人的兇猛,但他依舊還是讓林正帶著三艘戰船為主的船隊前出哨探。

    這是誘餌嗎?

    洪保看到了前方的慘烈,明軍的船只被重重圍困,硝煙已經很淡了,說明火器已經失去了作用。

    冷兵器……

    洪保無法、也不愿意去想象此刻那些明軍船只上的血淋淋。

    他只是看向了方醒,目光不善。

    “我們帶著使團而來,我們將要送他們回家,我們抱著極大的誠意,但…….”

    方醒憤怒的道:“但這些善意換來了什么?”

    他的話被層層傳導出去,包括了甲板下的艙室。

    “……我們帶著誠意,但交換來的…”

    通譯在跟著外面的聲音翻譯著。

    “.…他們從叢林中闖入了進來,他們發現這里和平,這里富饒,于是他們就想搶掠!”

    倉室內,多克喃喃的道:“這是怎么了?阿貝爾,這是怎么了?”

    阿貝爾同樣在呆滯中。

    “我聽到了轟鳴,還有無數的喊聲,那是什么?”

    亨利在隔壁的艙室里喊道:“開戰了!那些蠢貨開戰了!”

    多克嘿嘿的笑著,“是啊!那些蠢貨,他們不知道大明的強大,以為就能一舉擊敗大明的水師嗎?愚蠢啊!”

    “能贏嗎?”

    昏暗中有人問道,怯生生的,讓多克怒火中燒,卻不愿認輸。

    “能!我們能贏!”

    “.…我們要怎么做?”

    通譯依舊在翻譯著。

    “我們要怎么做?”

    方醒在怒吼著。

    前方的敵軍已然慌亂,法蘭克使團歸國的副作用魔神的名字響徹云霄。

    “讓我們……橫掃千軍!”

    方醒揮舞著拳頭怒吼道。

    “橫掃千軍!”

    無數拳頭在揮舞著,無數張臉龐在漲紅著。

    “橫掃千軍!”

    萬眾歡呼,聲音蓋過了此刻戰船上的所有聲響,也蓋過了浪濤拍擊船只的聲音。

    聲音傳遍了戰場,柳溥的身體里仿佛重新被注入了能量,他揮舞著長刀劈砍著,喊道:“殺敵!殺敵!”

    “援軍到來,殺敵!”

    “轟轟轟轟轟!”

    恰在此時,甲板下的火炮一起開始了咆哮。

    硝煙彌漫中,無數鐵彈砸了出去。

    兩側的泰西戰船就像是大風中的小花在顫抖著,然后開始漸漸傾斜。

    “反擊!”

    柳溥第一個沖了上去。

    他的長刀揮斬充滿了力量,當者辟易。

    幸存的明軍展開了反擊,剩下的長槍手重新結陣,然后重新起步前進。

    泰西人的心態徹底的亂了,他們看到了那邊快速趕來的船隊。

    船隊不可怕,因為他們也有三百多艘船。

    可明人的船隊至少有一百余艘,而且其中十余艘小山般龐大的船讓他們想起了先前發飆的寶船。

    不說明軍里面有多少帶著火器的戰船,就那十多艘大船就能讓人頭痛。

    “史密斯,我們需要撤退!”

    “不!”

    史密斯已經冷靜下來了,他說道:“我們的糧船跑不過他們,所以,戰斗吧,無論什么手段,讓我們去戰斗吧。”

    法蘭克將領愣在那里,喃喃的道:“沒了吃的,我們會餓死……”

    明軍來勢洶洶,如果拋棄糧船逃跑,那么這一路會餓死大半人。

    或是內訌死掉大半人!

    沒有選擇的余地!

    “進攻!為了王國,讓我們進攻!”

    于是泰西船隊勇敢的迎著明軍而去。

    “我們該怎么辦?我們該怎么辦?”

    無數泰西人看到明軍援軍的規模后,都惶然不知所措。

    士氣蕩然無存,只是對明人的恐懼讓他們選擇了聽從上官的命令,發動進攻。

    他們希望能用瘋狂的進攻來嚇住明人!

    “別擔心,我們能贏!”

    “那些明人只是膽小鬼,他們會畏懼我們鮮血,是的,讓我們去流血!”

    “攀爬上去他們就無能無力,我們能以一當十,只要能爬上去,明人就只能認輸。”

    就在這些聲嘶力竭的嘶吼聲中,明軍船隊的甲板上多了許多人。

    無數軍士在甲板上開始披甲。

    他們很快把自己籠罩在鋼鐵之中,然后列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