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道門生 > 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050章 激戰
    東方墨驚喜的是,他仗著燕雀傀儡,竟然極為順利的就看到了無極谷對天音殿副殿主動手的一幕。因為從短須男子身后的一男一女二人身上,他看到血蝠族獨有的那一對巨大肉翅。

    而讓他震撼的則是,此刻他看到短須男子身后的那血蝠族青年,赫然跟贏良一模一樣。僅此一瞬,他就判斷出了此人多半就是贏良的本尊。

    只是讓他覺得遺憾的是,隔著上千丈遠的距離,燕雀傀儡根本聽不到這五人的談話,同樣也無法感應出這五人的具體修為。

    不過東方墨看得出那短須男子,應該就是天音殿的副殿主聶容,此人乃是貨真價實的歸一境修士,這是他從東陽的記憶中得知的。

    因此不用說敢出手攔截此人,來自無極谷的那兩位,同樣也都是歸一境修士了。

    而以二對三,還顯得如此從容不迫,東方墨立刻推斷出,在聶容身后的兩人,修為絕對不到歸一境,十有八九乃是破道境修士。

    念及此處,他稍稍松了一口氣,他最為擔心的就是贏良本尊有著歸一境修為,那樣的話他可是招惹了一個大敵,而如果此人僅僅是破道境的話,他還有些許底氣面對。

    只是有趣的是,而今的贏良自身都難保,能不能眼下逃過這一劫都是問題。

    另外,這也正是東方墨所想要的結果,只有這些人斗起來,他才會一線希望能夠渾水摸魚,否則以他的修為,面對這些人絕對就是來送死的。

    當然,若是發現情況不妙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根本不會有任何停留。

    他跟這幾人相隔數萬里,他有把握即使是歸一境修士追來,也能在來人追上他之前,逃回梵城當中。

    念及此處,東方墨立刻聚精會神的通過心神聯系,查看著燕雀傀儡雙目中的畫面。

    而這時在他數萬里之外,被同時困在陣法當中的五人,依然遙遙對峙著。

    “你們到底是誰!”只聽天音殿殿主聶容,看向兩個被靈光包裹起來的女子還有老者二人,有些震怒道。

    不過對于他的話,這兩人根本沒有回答的意思。

    “既然敢攔截聶某,又不敢露出真容,不用說也是一些不入流勢力的宵小之輩了。要是你們不怕我天音殿的報復,聶某奉勸二位從哪兒來還是回哪兒去吧!”眼看兩人沒有出聲,又聽聶容道。

    “想讓我二人退去也不是不可以,聶殿主將靈息之土交出來吧。”

    就在這時,在他前方那手持黑色小錘的人影有史以來第一次開口。此人聲音蒼老,果然是個老者。

    聽到他的話,聶容原本冰冷的臉色忽然間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只見他舔了舔嘴唇,“既然二位存心找死的話,那聶某就只有成全你們了。”

    “好大的口氣。”老者冷笑,隨即只聽他一聲低喝:“動手!”

    話音剛落,就見此人將手中的黑色小錘舉起,隔著遙遠的距離,向著聶容一錘砸下。頓時一只足有十丈大小的巨錘虛影,在百丈高空由虛而實,接著從天而降。

    與此同時,靈光包裹的女子同樣有了動作,此女玉臂一抖,隨著一陣嘩啦啦的脆響,兩條猶如被焚燒過的紅色鐵鏈,從她袖口中激射而出,向著聶容身側的青年男女二人卷了過去。

    此刻根本不需要聶容的提醒,青年男女兩人背后肉翅一振,一左一右的激射而出。

    不過兩條鐵鏈同樣在半空一個轉折,再度向著二人追去。

    見此聶容一聲冷哼,忽然間此人皮膚表面,浮現出一抹殷紅之色來,接著他法力鼓動,拳頭上的紫色拳頭光芒大放,而后再度舉拳向著頭頂轟去。

    只見一只同樣十丈大小的紫色拳影,瞬間轟在了砸下的巨錘虛影之上。

    “轟隆!”

    一道震耳欲聾之聲傳來,二者交擊的剎那,紛紛在半空崩潰,化作了道道靈光,更是掀起了一股兇猛的氣浪,席卷在整個陣法的內部。

    歸一境修士交手,威勢自然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在氣浪的沖擊之下,千丈大小的陣法,都出現了細微的震動。

    擋下這一擊之后,聶容腹部凹陷,忽然深深的吸了口氣。

    “嘶!”

    在此人一吸之下,陣法內所有靈氣猶如潮水涌來,被他咽入腹中。

    雖然不知道此人要做什么,但手持黑色小錘的老者顯然不準備等下去,此人身形一動,向著聶容風馳電掣而來。

    然而當老者還在數十丈之外,尚未來得及靠近時,聶容看向他忽然一聲獰笑,接著此人上半身向前一傾,并陡然張嘴。

    霎時,只見整個陣法內的空氣,好似都陷入了靜止,緊接著從聶容口中爆發出了一圈宛如實質的音波。

    這音波的速度比起閃電還要快,眨眼及至就要轟在了向著他掠來的老者身上。

    關鍵時刻,老者舉起手中的黑色小錘,向著音波毫無花哨一砸。

    然而讓人始料不及的是,這音波猶如虛幻一般,輕易的穿過了黑色小錘,而后就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此人的胸膛。

    并且詭異的是,音波同樣穿過了老者的身軀,似乎沒有對他的肉身造成任何傷害。

    只是在被音波擊中的剎那,老者身形一僵,一道尖銳到極致,只有他一人能夠聽到的尖叫之聲,猶如鉆頭一樣刺在了他的識海當中。

    “唔!”

    僅此一瞬,老者就陷入了短暫的渾噩。

    不過聶容這一刻并沒有趁勝追擊,此人身形一動,猶如一顆流星向著地面墜了下去。

    “轟隆!”

    當他化身的流星狠狠砸在腳下黑色的大網上后,發出了一道讓人耳膜震動的巨響,但是黑色大網只是顫了顫就恢復如此,并沒有絲毫破裂的跡象。

    見狀此人身形一動,這一次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轉瞬就來到了紅色光幕的面前。

    接著他戴著紫色拳套的拳頭,凸出了一個鳳眼錘,此人法力鼓動之下,整個拳頭紫光猛然爆發,猶如一顆紫色的太陽,讓人不敢直視。

    “嘭!”

    聶容凸出的鳳眼錘,勢若千鈞的砸在了紅色的光幕之上,隨之發出了一聲悶響。

    只見紅色光幕以被他擊中的地方為中心,丈許方圓的紅色靈光,驟然暗淡了下去。不止如此,隨之紅色光幕還深深向下凹陷了一部分。

    然而即便這樣,這光幕依然沒有絲毫碎裂的意思。

    “沒用的聶殿主,此乃地籠陣,即使老夫放手讓你攻,沒有個一時半刻你也轟不開,今日你逃不走的。”

    就在這時,他身后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聶容驀然轉身,就看到說話之人正是那手持黑色小錘的老者,此人不知何時已經從他剛才施展的聲波攻擊當中恢復了過來,正站在他十丈之外。

    聞言,他并未回答,而是看了看不遠處。

    這時他就看到青年男女二人,正被那女子袖口中激射而出的兩條紅色鐵鏈,壓制的節節敗退。

    見狀聶容收回了目光,看向面前老者嘴角一勾,“你想多了,聶某可從來沒有想過要逃,只是想要確認一番這陣法夠不夠堅固,免得讓你二人給逃了。”

    話到此處,此人眼中露出了一絲瘋狂,隨之還能看到一抹濃郁的殺機。

    “嗯?”

    此刻若是能夠看到的話,就會發現老者眼睛頓時瞇了起來。

    不等老者開口,忽然間聶容背后的黑色披風“呼啦”一聲無風自動的鼓起。

    “嗡……”

    隨之一股粘稠的血霧,以他為中心陡然彌漫而出。最終這股血霧竟然在半空凝聚成了一個七八丈高,手持狼牙棒的血色巨人。而觀這巨人的修為波動,赫然有著歸一境中期。

    “嗷!”

    方一出現,血色巨人就仰天一聲怒吼。

    “血鬼!”

    看到這一幕,老者終于變了臉色。

    “你覺得聶某既然敢帶著靈息之土上路,又豈會沒有點準備,只有兩個破道境的小輩跟隨嗎。”聶容撇了撇嘴道。語罷,他根本不給老者說話的機會,看向那血色巨人道:“殺了他!”

    “唰!”

    血色巨人雙手高舉十余丈長的狼牙棒,向著跟它身形完全不成比例的老者當頭一掄。

    這一棒尚未落下,一股強悍的壓迫,就已經掀起了一股狂風,吹拂在老者的身上。

    見狀老者并未著急,他將手中黑色小錘隨手一拋,此物凌空而起,隨著他口中念念有詞的聲音,黑色小錘體積轟然大漲,跟掄下的狼牙棒轟在了一起。

    這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老者身形退了數丈遠,而血色巨人同樣咚咚后退了五六步。

    眼看此人被暫時牽制,聶容身形一花,瞬間消失。

    與此同時,手持兩條鐵鏈,正死死壓制著血蝠族青年二人的那位被靈光包裹的女子神色猛然一變。

    此女想也不想的轉身,張口之下就祭出了一面白色的菱形盾牌。

    “砰!”

    此物剛剛暴漲到三尺大小,就被一只紫色拳頭砸中,接著歪歪扭扭的飛了出去。

    這時聶容的身形從此女面前憑空出現。而被靈光包裹的女子,嬌軀則微微一震。

    眼看此女擋下了他的一擊,聶容動作沒有絲毫停頓,只見他身軀原地一轉。

    “嘩啦……”

    在他后背的黑色披風,就像一層帷幕一樣猛然大漲,眨眼就化作了數百丈,將眾人頭頂的天空給遮蔽起來。并且隨著時間推移,這帷幕還在不斷的膨脹。

    “不好!”

    被靈光包裹的女子顯然預感到了不妙,于是就要抽身而退。

    “想走!”

    這時那血蝠族青年忽然站了出來,此人手持一面血色的圓形小鏡,擋在了她的前方。奇異的是,這小鏡鏡面上朦朧一片,沒有反射出任何畫面。

    方一現身,青年男子隔著數十丈的距離,將手中圓鏡法器向著此女遙遙一照。

    “咻!”

    一道手腕粗細的紅色光柱從鏡面上迸發,猶如箭矢一般,向著此女激射而來。

    見狀此女手腕一轉,她右手袖口中一條紅色鐵鏈劃出一道半弧,抽在了拿到紅色光柱上。

    “嘣!”

    剎那間紅色光柱便支離破碎。

    但讓此女一惱的是,她的身形同樣也被阻擋了一瞬,下一息她就覺得眼前一黑,落入了頭頂黑色帷幕的籠罩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