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童戚振的生死薄
    半壺茶水潑在李廣全的臉上,把他澆醒之后。李管家緩了一下才想起來剛才出了什么事情,當下沖著歸不歸哭訴道:“老人家您可要給我做主啊,你們家這少爺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是一個嘴巴……您剛才可是親眼看到了,我就是攔了一下,他上來把就我打暈了……”

    說話的時候,李廣全向著歸不歸湊了過來。老家伙急忙喊住了他:“站在那里別動,說話就好,動手動腳的做什么?百無求這孩子剛才是莽撞了一點。不過你也別忘心里去,它的身份你也知道,你們家老祖見到這個傻小子也要行禮磕頭,還要恭恭敬敬的稱呼陛下。當年只要一見面,孫無病二話不說就是接直磕頭,你能挨它一個嘴巴,不冤……”

    說到這里的時候,老家伙頓了一下,隨后笑瞇瞇的繼續對著李廣全說道:“廣全啊,你也知道家里面就要辦喜事了,家里的屋子也要改動一下。你的寢室要改成茅房,怎樣,你先在府外臨時找個房子住下來。等到什么時候茅房不用了,再給你改回寢室怎么樣?放心,你還是老人家我的管家,只不過沒有事情你也不要進來,有吩咐的話老人家自然人差找你去辦。”

    李廣全直接愣在了當場,剛才挨嘴巴的那個人是我吧?怎么好像剛才是自己給了少爺一個嘴巴,然后老爺不樂意了,要趕自己走?

    李廣全還想要爭辯幾句的時候,被原本就看他不順眼的百無求拽出了府邸。歸不歸嘆了口氣之后,自言自語的說道:“原本看著他還算順眼,想不到他喜歡這個調調……還是早點打發出去安全,老人家我吃喝嫖賭的名聲都承受得起,就是受不了這個調調……”

    “老不死的,敢情你還在乎這個?”這時候,小任叁笑的肚子都疼了起來。小家伙笑著對歸不歸繼續說道:“一會你去照照鏡子,老李眼睛瞎了,也不會打你的主意……不過話說回來,剛才那個姓傅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個帶把的,大侄子,剛才你手頭再利索點,什么都知道了……”

    “呸!那是你以為他是個小娘們兒,想借老子的手看個全乎的。”這個時候,難得動腦筋的百無求繼續說道:“做夢吧,一旦他真是個小娘們,老子成了什么妖?老子怎么說也是做過幾年妖王的,傳出來老子還怎么做妖?”

    聽到百無求拆穿了自己心思,小任叁非但沒有一點惱怒的意思,反而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禮部尚書在門外求見。皇帝聽說了幾位老神仙回京。在皇宮里面等了一上午,沒有等到幾個老神仙來找自己。原本趙恒是要自己親自前來的,不過天子不能輕易離開皇宮,只能將吏部尚書打發過來,向他們幾位神仙打聽婚事的情況。

    歸不歸再次推出三個月后的初六,和禮部尚書訂好了日子和細節之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那位尚書大人擔心皇帝等著焦急,當下急忙回宮向陛下交旨。歸不歸親自將尚書大人送到了門外,才發現那位到現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李廣正在大門口轉悠,看到了歸不歸出來,便急忙上去,抓住了老家伙的胳膊說道:“老人家,您聽我解釋一下……下次我再也不敢對您家少爺大喊大叫了。”

    “廣全啊……你先松手,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樣子?”歸不歸不好動用術法將李廣全甩開,只能低聲勸著他松開自己:“我們家四口人你也看到了,我們都不是你那樣的人。你在我們這府上久了,旁人還以為老人家我也喜歡你這調調……你松手,再不松手老人家我拿雷劈你了啊。”

    李廣全這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當下他漲紅著臉向歸不歸解釋不是老人家想的那樣。自己只是覺得傅羌男生女相,多看了兩眼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李廣全的身后傳來一聲大叫:“松手!你小子相對我爸爸怎么樣?再不松手老程我現在就送你下去輪回!”

    李廣全回頭一看,只見那位陰司程咬金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和他一起出現了還有四五個陰司,以及幾十個呲牙咧嘴的鬼差。李廣全縱妖有本事,對鬼物卻頭等的緊,當下被嚇了一哆嗦,松手放開了歸不歸。

    “再敢呱噪,一會它們就把你帶下去下油鍋!”程咬金罵了一句之后,帶著身后四個陰司一起對著歸不歸行禮,隨后笑嘻嘻的說道:“這幾個都是兒子我在下面的朋友,過不了幾天老程我就要去投胎了。老人家您再有什么事情,類似查生死薄這樣的就指派它們去干,都是兒子我的哥們,就拿它們當兒子我一樣用。來,你們幾個跟著老程我一起喊爸爸……”

    這四個陰司臉皮比老程薄不了多少,同時認了歸不歸這個干親。再次看到了程咬金,歸不歸心里百感交集。當下對著他笑瞇瞇的說道:“回家里說話,咬金我的兒,難為你就要投胎了還想著老人家我。擔心以后我老人家要和地府打交道,這才引薦幾個陰司來,好,今天老人家我就再收幾個兒子。”

    “它們幾個能認您做干爹,也是幾輩子掙來的福氣。”老程哈哈一笑之后,繼續說道:“老程我這次前來,除了和您最后告別,再引薦幾個兄弟之外。還有就是上次您交代我的事情,已經查到了。的確有燕回這個人,他的葬身之地兒子我也查到了……”

    說話的時候,老成從懷里面掏出來一封竹簡。將竹簡遞給了歸不歸之后,繼續說道:“燕回就葬在這里,這竹簡是生死薄的副本。您老人家看完之后記得把它毀掉,一旦流露出去閻君就會猜到是兒子干的了。”

    看著程咬金馬上就要輪回轉世,竟然還敢去偷生死薄的副本。如果被閻君查到的話,就算他已經轉會輪回,也會派出陰司、鬼差去將他的魂魄抽離出來,押解到地府受審的。

    “老人家我看了之后,一定立即燒掉,不會給咬金你帶來麻煩的。”歸不歸說話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堂,這個時候老家伙對著剛剛坐下的程咬金說道:“原本咬金你馬上就要投胎了,按理說老人家我不應該再麻煩你的。不過眼前有一件事情,還要你和它們兄弟四個來幫幫忙,童戚振你們都是知道的,老人家我想知道他到底死了沒有。你們都是陰司鬼差,這個一定知道的。”

    聽到了童戚振這個名字,跟著程咬金進來的四大陰司同時皺了皺眉頭。似乎這個名字在地府已經成為了一個禁忌一樣,不過程咬金還是無所謂的笑了一聲,隨后對著歸不歸說道:“爸爸,童戚振當年在地府也很吃香,不過他趁著當時收到閻君的厚愛,私自篡改了生死薄。還偷偷將自己的生死薄帶出了地府,現在這個人就算死了,已經不在地府的管控之內。“

    說到這里的時候,程咬金身后的一名矮矮壯壯的陰司也跟著說道:“老人家,當初童戚振帶走了百萬陰兵,現在提到這件事,閻君的牙齒還咬的咯吱咯吱響。不過沒有了生死薄我們也拿他沒有辦法。”

    歸不歸笑了一聲,正要說話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后百無求那破鑼嗓子喊道:“傻弟弟,你來看哥哥我的嗎?你后面那四個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