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八章 旁敲側擊
    “不瞞兩位,在下同樣囊中羞澀,仙元石只有這十塊,剩下的五塊用這些東西抵償如何?”韓立說著,袖袍再次輕輕一拂,桌面上又多出了五塊乳白色晶石,每一塊都有拳頭大小,散發出絲絲寒氣。

    他倒不是在乎區區五塊仙元石,只是以他如今所展現的合體期修為,若是輕易拿出十五塊仙元石,可著實有些太顯眼了。

    要知道,在黑風海域之中,即便是修為達到真仙境初期的地仙,全副家當也未必有十五塊仙元石的。

    “寒魄晶!”雪洛目光落在這些白色晶之上,頓時大喜,拿起一塊白色晶石仔細端詳。

    一旁的秦重本還想要說些什么,但在看到雪洛的神色變化后,當即也止口不言了。

    “用這五塊寒魄晶抵償五塊仙元石,二位沒有意見吧?”韓立緩緩說道。

    “沒有問題。”雪洛立刻點頭,飛快的將五塊白色晶石收了起來,似乎生怕韓立反悔一般。

    韓立淡淡一笑,也不慌不忙的將白色令牌收了起來。

    “關于擔保之事,柳道友不用擔心,只需隨我去雪家一趟,很快就能辦好。”雪洛隨即又說道。

    “好,此事便拜托雪仙子了。”韓立點了點頭。

    “柳道友,卻不知……這寒魄晶你這里可還有嗎?”雪洛猶豫了一下,有些希翼的看著韓立,又問道。

    “怎么,雪仙子是想買嗎?”韓立摸了摸鼻子,說道。

    “此物對我非常有用,柳道友若是有的話,小女子愿意高價購買。”雪洛與秦重互望了一眼后,點頭說道。

    “還請柳道友幫忙,秦某感激不盡。道友若有需要在下之處,秦某必不推辭。”秦重見此,也立刻懇求道。

    “寒魄晶我確實倒還有這么兩塊。”韓立看了二人一眼,單手輕揮,桌子上多出兩塊白色晶石。

    這兩塊寒魄晶每一塊都足有兩個拳頭那么大,遠勝剛剛那五塊。

    雪洛見此,心中一喜,不過她并沒有冒失的去碰這兩塊寒魄晶,而是深吸了口氣后,沖韓立說道:

    “還請柳道友能夠割愛,價錢方面不用擔心。”

    “這寒魄晶本也是在下偶得之物,既然雪仙子需要,就贈給你好了。”韓立將兩塊寒魄晶推到了白衣女子身前。

    “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小女子豈能無故收下如此大禮,還請道友說個價錢吧?”雪洛美眸中閃過一絲驚訝,搖頭道。

    “既然雪仙子如此說,在下也就不客氣。仙子既是這觀瀾城世家子弟,想必消息靈通,不知黑風海域近年來發生了什么大事?此外,黑風島為何對前往黑風海域之人檢查嚴格了這么多?只要道友能回答在下這兩個問題,這兩塊寒魄晶我無償贈送。”韓立擺了擺手,如此問道。

    “道友此話當真?”雪洛和秦重眼中都閃過一絲喜色,前者又問道。

    “柳某言出必踐。”韓立毫不猶豫的說道。

    “其實觀瀾城和黑風海域雖然只相隔了一座傳送陣,但彼此之間消息卻非常閉塞,我們知道的東西也不多。若說黑風海域的大事,還是其最大的兩股勢力黑風島和青羽島之間的爭斗,這些年雙方爭斗已漸漸浮上表面,且有愈演愈烈之勢。”雪洛沉吟了一下后,才認真的說道。

    “哦,偏遠的海域是否也被牽扯了進去?”韓立眼神微閃,立刻問道。

    “這個倒是不清楚,不過聽從那邊過來的人說,戰斗范圍仍然僅限于中心區域,一些偏遠海域還算平靜。柳道友,我所知道的大致就這些了。”雪洛搖了搖頭的說道。

    韓立點了點頭,烏蒙島地處偏僻,應該還未被波及。

    “對了,我十幾年前倒是聽一個黑風海域過來的道友,說起過一件事情,據說當時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一旁的秦重忽然開口道。

    “哦,什么事情?”韓立心中一動,立刻問道。

    “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似乎是黑風海域外圍某處的落魄驚風不知為何,突然朝著海域內部侵襲,一連毀掉了數座海島。”秦重如此說道。

    “落魄驚風……”韓立微微一怔。

    “此事我也略有耳聞,這落魄驚風作為一層讓黑風海域與世隔絕的天然屏障,已存在不知多少萬年了,在此前可是從未發生過異樣的。”雪洛也附和道。

    “好,此事我知道了。那在下所提的第二個問題,不知兩位可知道什么原因?”韓立點點頭,隨即又問道。

    雪洛和秦重對視一眼,搖了搖頭,道:“關于這個問題,其實觀瀾城內很多人都想知道原因,可惜一直無人知曉。”

    “這樣啊……不管如何,兩位回答了在下的一個問題,可以拿走一塊寒魄晶。”韓立皺眉沉吟,隨即說道。

    “那就多謝柳道友了。”雪洛拿起一塊晶石,收了起來,隨后又看向了另一塊寒魄晶,問道:

    “至于這一塊寒魄晶,小女子愿意出兩塊仙元石購買,不知道友能否也割愛相讓?”

    韓立聞言,倒也沒有拒絕。

    三人在酒樓小坐了片刻,便起身離開了。

    韓立隨著兩人去了一趟雪家,是位于觀瀾城東的一個規模不小的商會。

    雪洛也算是言而有信,很快完成了為韓立擔保之事。

    至此,雙方各取所需,交易算是完美完成了。

    韓立也沒有在雪家多待,謝絕了雪洛的挽留,很快告辭離開。

    “此行倒是順利的很。”蟹道人的聲音在韓立耳中響起。

    “是啊。”韓立喃喃自語了一聲,翻手取出一個白色令牌。

    令牌之上一面銘刻了一個白色禽鳥圖案,扁頭鷹嘴,頗為奇異,另一面寫著雪家二字。

    這是雪家的令牌,雪洛所贈。

    韓立看著白色令牌,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這令牌怎么了?”蟹道人問道。

    “沒什么,只是覺得這上面的飛禽圖案有些特別。”韓立搖了搖頭,說道。

    這個圖案,他以前在黑風海域見過,若他沒有記錯,這白色飛禽圖案是烏蒙島附近一個頗大的島嶼勢力,雪鳶島的標記。

    據烏蒙島記載,數萬年前,雪鳶島上的所有人突然全部消失,成為當時那一片海域的一個謎團。

    不知道雪家和當年的雪鳶島有沒有什么關系。

    韓立很快將令牌收起,不再多想這些瑣事,但眉宇間一絲愁意仍然揮之不去。

    “怎么,你還在擔心黑風海域的變故?你不是說,那里最厲害的也不過是黑風島主,一名真仙后期的地仙而已,以你的實力還用得著如此顧忌?”蟹道人說道。

    “話是這么說,不過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有些不安。”韓立說道。

    “我看你是這些時日躲避天庭的追捕,有些疑神疑鬼了。”蟹道人說道。

    “希望是我多心了吧。”韓立自嘲的說道,神情間卻沒有放松。

    說話間,韓立來到了一條城東一條街道上。

    此刻正值中午,這里人流如川。

    這些人修為都不低,煉虛合體修為的大有人在,應該是一些散修,來此狩獵尋寶。

    街道兩旁的商鋪大多數也都是材料鋪子,里面的各種靈草,妖獸材料都非常新鮮,顯然是剛剛收購而來。

    韓立由于心事已了,正好閑來無事,索性在各處店鋪內閑逛起來。

    觀瀾城雖然規模不大,商鋪也不算多,但里面很多東西也都雜七雜八,其中不乏一些稀罕之物,讓他頗有些收獲,興致越發高了。

    不多時,他在一家鋪面較大的材料商鋪前停下腳步,從門外望去,里面的東西頗多,堆放在十幾個架子上。

    韓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邁步走了進去。

    就在此刻,一個白衣青年恰好從里面走了出來,兩人擦肩而過。

    韓立停下腳步,轉身看了此人背影一眼,臉上露出些許驚訝之色。

    那白衣青年表現出的修為是合體后期,但韓立一眼便看出了此人的真實修為,赫然是一名真仙初期修為的高階修士。

    而且此人隱匿氣息的手段異常高明,若非他神識強大無比,未必能發現。

    白衣青年并未注意到身后韓立的目光,快步走進人群中,很快消失無蹤。

    韓立收回目光,搖了搖頭,邁步走進了商鋪。

    畢竟高階修士隱匿自己修為很正常,自己不也是這樣。

    “這位客官,可是需要什么?”掌柜看到韓立進來,連忙熱情的迎了上來。

    ……

    大半日后,韓立便已在城內逛了一圈,將所有店鋪都逛了一遍,找到了幾件不錯材料,還有兩種罕見的靈草種子。

    或許是觀瀾城剛剛建立,而且又地處偏僻,此處還沒有出現仙棧。

    對于此事,倒是讓他心中沒來由的輕松了幾分。

    此刻,韓立站在城池中心區域,前方不遠處,便是傳送陣所在的那座白塔了。

    夜幕之下,白塔通體散發出晶瑩光芒,與半空中的月光交相輝映,看起來頗有幾分特別的意境。

    只是此刻白塔大門緊閉,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他也沒有用神識強行探查,在原地呆了片刻后,便轉身離開,在城西偏僻角落找了一個客棧住了下來,靜靜閉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