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大劫主 > 寒門天驕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君子欺之以方
    九重天皇族……

    誰也沒想到這最后來青陽宗觀禮之人,居然會是皇族九重天的公主!

    云州仙門是什么存在?

    皇州九重天又是什么存在?

    這根本是完全不在一個世界的存在啊,那可是占據一州之地,地位超然,甚至凌駕于中州各古世家之上,只有另外六大圣地可以與其平起平坐的龐然大物,別說越國這四大仙門,就算是號稱云州第一道統的陰山宗在皇州九重天面前,那也可以說是完全不夠看……

    這青陽弟子哪里來的本事,連皇州九重天都如此看重他?

    須知道紫丹修士再稀罕,但各州每一代也都有幾個,尤其是在中州那等昌盛之地,更是只算一流人才,而堂堂九重天的公主,卻只有這么寥寥幾個,方原如今自然不是常人,能在六道大考揚名,著實驚艷,可他這六道魁首之名聽起來再好聽,對于道蘊深厚,其勢無邊,各類人才無數的皇州九重天來說,也不過只能算是還不錯的一個人才而已吧……

    九重天的公主憑什么這般看重你?

    ……因為你長的俊嗎?

    很難形容在這一霎,有多少念頭在眾修心間飛快閃過。

    更是有無數的人,望著那一駕玉輦緩緩駛到了青陽宗山門前,被那無盡皇威懾住,下意識里便雙腿發軟,顫顫巍巍,急急的拜了下去,便像是凡人遇到了皇帝駕輦一般……

    “這個……”

    就連青陽宗主陳玄昂,也明顯哆嗦了一下。

    他睜大了眼睛,暗中扯了一下方原的袖子,低聲道:“玩的太大了吧?”

    方原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道:“我也沒想到她會來!”

    “先迎進門來再說……”

    宗主陳玄昂深呼幾口氣,維持著自己的平靜,忽又想起了一事,道:“見了她之后,我用不用下跪?”

    方原嘆了口氣,道:“有點做宗主的樣子好不好?”

    “人家畢竟是九重天皇族的公主啊……”

    宗主陳玄昂都簡直快要無語了,見方原已走上前去,才忙跟了上來。

    “公主駕到,青陽宗未曾設案相迎,實在失禮,萬望公主金軀安康,仙道永進……”

    不得不說,青陽宗主陳玄昂還是有幾分度的,在往前迎了這幾步的過程里,便已強行壓下了心間惶恐,與方原一起走到了那九重天小公主的玉輦前,深呼了一口氣,從從容容,揖了一禮,而后低聲問安,聲音里雖難免有些激動之意,但好歹還算有著一宗之主的風范。

    “前輩勿要多禮!”

    那玉輦之中,李紅梟的聲音淡淡響了起來,對這青陽宗宗主說話之時,用的居然是晚輩口吻,輕聲一笑,道:“本宮與貴宗門徒于問道山結識,性情投緣,是為好友,只因得本宮四下閑游,偶然路過云州,便起了興致,前來訪友,冒昧之處,倒是要宗主海涵了!”

    青陽宗主忙道:“殿下說的哪里話來,金軀駕臨,鄙宗草木生輝!”

    說著,見那玉輦轎簾已經掀了起來,忙推了方原一把:“去扶著啊……”

    方原眼神頓時有些詫異:“我?去扶著她?”

    宗主轉頭看了方原一眼,好像方原不去扶她,就會把方原吃了。

    而在這時,只見李紅梟已從玉輦之中走了出來,身穿紅色宮袍,一身貴氣,皇威無限,面若桃花,直讓周圍千余修士,無人膽敢正眼相望,此時正笑吟吟的向著方原看了過來,右手輕輕抬起,懸在了半空之中,旁邊的陰侍卻不上來扶,只是笑瞇瞇的打量著方原。

    方原心里簡直無奈,實在是被周圍人眼神看的有些忍不住了。

    再不上去,怕是不知會有多少人會跳出來大罵他不知禮數了……

    他只好走上前去,托著李紅梟右手,接著她從玉輦上走了下來,低聲道:“你怎么來了?”

    李紅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本宮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了我?”

    “遠來是客,自然不能將你關在門外!”

    方原無奈的說道:“只是……你自己都不會走路嗎?”

    李紅梟低聲笑道:“這是禮數,扶穩一點!”

    “拜見九重天紅積公主殿下……”

    二人說著話,走到了玉輦之外,青陽宗山門之前,李紅梟面帶笑意,向著周圍看了一眼,卻見周圍立時有無數人拜了下去,山呼海嘯一般,其中不僅有一些了解九重天的中州使者,甚至還包括了一些從來沒有與九重天打過交道的云州修士,可見九重天皇威之盛……

    若不是方原看了青陽宗主一眼,怕是他也要單膝向李紅梟跪下了。

    “諸位請勿多禮,來到了此間,本宮便只是方原的好友而已……”

    李紅梟倒是表現出了十分大度的模樣,輕聲一笑,便揮手讓人起來,然后在方原攙扶,青陽宗主陳玄昂的引領之下,慢慢的向山門之內騰云飛去,周圍眾修士皆舉目遠送,直到那李紅梟已經進入青陽宗山門之上,飛掠到了主峰之上了,這才轟然一聲,齊齊涌了進去。

    到得了青陽宗主殿之上,自然又是另一般模樣。

    李紅梟自然坐在了首位,然后便是中州各大道統使者,以及云州一些大仙門使者一般,青陽宗主殿空間不小,可也明顯沒有這么多大人物同時到來過,諸位長老、執事,立時紛紛忙碌了起來,鋪設座位,放置玉案,忙忙活活一通亂,才總算是讓諸賓客坐了下來。

    而就算是在這時候,還有許多小仙門使者坐不下來,若是只得到了一個蒲團,而越國四大仙門的長老等人,在這時候則更是被擠到了最后面,連想要個蒲團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倒是青陽宗主見到了,起身將他們都請了過來,在李紅梟對面坐下。

    這一來,對面是九重天公主,身邊是中州各大道統的長老或是真傳一輩,而云州幾大仙門的長老等人,甚至還在自己身后,這幾位四大仙門的長老心里也又是驚喜,又是惶恐!

    驚喜之處,是可以和這些大人物平起平坐,真是莫大榮光,將來傳了出去,那也是一件對名聲,對面子都有莫大好處的事情,而惶恐之處,卻是他們到了這時候,心里當真確定了一件事了,對于這位他們覺得已經沒有小瞧他的青陽弟子方原,他們還是小瞧了……

    或許他如今確實還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是一個希望,而不是定乾坤的力量。

    但就憑這影響力與人脈,他也絕對值得四大仙門盡力扶持了……

    諸人列座,上茶,閑坐敘話,自不贅言。

    未過多時,眼見得時辰已至,青陽宗主便領了方原到達殿前香案之前,主持晉升之禮,李紅梟及中州各道統使者觀禮,禮成之時,立時又是一片歡呼之聲,在山間來回激蕩。

    到了這時候,自然沒有人再敢口出怨言,也無人敢提什么意見。

    對于此時的方原,或說是青陽宗,眾修心里,簡直就只有一個念頭……

    只是一位長老晉升之典,便有這么多大人物前來觀禮,這是何等風光?

    而在這件事后,青陽宗都不需要做別的,只需要好好與這些前來觀禮的宗門與道統交流,往來,便是難以想象的人脈,小小的越國,又豈能再困得住他?就算是什么也不做,只是這般穩穩的過上幾年,青陽宗便會再度一飛沖天,達到與陰山宗平視的高度了……

    “本宮倦了,且先下去休息!”

    觀禮之后,李紅梟便輕笑著開口,看樣子一直繃著,她也累了。

    而青陽宗宗主自然也不敢有分毫的怠慢,急忙讓方原送她去后山休息,如今卻是早就將風水最好,靈氣最為充沛的洞府打掃了出來,布置的花一般的精致,只等著李紅梟住下了。

    而且話說白了,李紅梟這等身份,一直在這里坐著,青陽宗也不好接待其他人。

    那各方使者,也都尊貴至極,需要一一接待到位的。

    想到了這一點,方原便也陪著李紅梟到了后山洞府,而青陽宗宗主與云長老,剛出陣府的太石長老,以及各位地位高些的長老、執事等人,甚至連四大仙門的長老也毫不猶豫的派上了用場,紛紛忙亂,各自接待諸方來的使者,奉茶設宴,安排洞府,沒有一個敢怠慢。

    話說那四大仙門的長老等人,一開始也是滿心不滿的,但到了這時候,在聽到了青陽宗宗主毫不客氣的指使他們幫著接待各方使者時,卻是不僅毫無怨言,反而一個個心花怒放,心間大定,紛紛迎上前來,還有寫信回仙門,讓仙門急急把各種仙釀寶丹運過來待客的。

    ……

    ……

    送了李紅梟回洞府,方原則立身于后山山巔,看向山門之內。

    如今山門內的景象,已是截然不同了。

    這么多使者一來,此前還一片亂象的青陽宗,反而出奇的變成的秩序井然,四大仙門的弟子都在殷勤忙碌,全無之前的不滿怨氣,倒是比青陽宗弟子還勤快,而之前那些鬧著要回歸仙門,甚至怨言四起的青陽宗叛宗弟子,也都在悄無聲息,戀戀不舍的從后山離開。

    這些問題,似乎是真的就這么化于無形了。

    只是方原,卻忍不住想起了秦長老的話,心間微微有些發沉……

    ……倘若這里面,真的還有很多曾經為山門立下了功勞之人呢,就這么忘了?

    自己這次是回來報恩的,固然不想被人占了便宜,但更不想委曲了他們啊……

    “唉,一心熱血回報山門,沒想到這一回來,卻發現局面比想象中的要復雜一萬倍,既不想被一些宵小鉆了空子,又不想讓該報恩之人受了委曲,現在的你,是不是一團亂麻?”

    也就在這時候,身后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卻是李紅梟換了一身普通仙袍,從洞府里走了出來,她笑吟吟的,有些得意一般的看著方原,似乎對方原如今面臨的困境早有耳聞了。

    想到了李紅梟神通廣大,把這么多中州修士都請了過來,甚至還專挑了個自己晉升之禮時趕到,那對青陽宗,乃至是越國五大仙門遇到的問題了若指掌,也就不怎么奇怪了,方原無奈的嘆了一聲,道:“人心比神通還要復雜,我確實是理不清楚,難道你就可以?”

    說出了這話時,倒還真抱了幾分希望。

    若是李紅梟真有這本領,可以將這些事情理清,那么他也不惜俯身請教。

    “我乃堂堂九重天公主,怎么會處理這些嘈煩俗事?”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李紅梟隨口一句就否認了。

    方原心里,也頓時更無奈了,便轉過了頭不再說話。

    不過也就在這時,李紅梟忽然笑道:“君子可欺之以方,你是君子,自然不懂,我是九重天公主,自也不會學這些齷齪手段,可我身邊的人,卻不乏擅長此道之人呀多的……”

    說著,便隨口喚了一聲:“崔公公……”

    不遠處的一株大樹后面,閃出了那位侍奉李紅梟的內侍,恭聲道:“老奴在!”

    李紅梟淡淡一笑,道::“你是君子嗎?”

    那身材胖胖的藍衣內侍白凈無須的面孔都笑的皺了起來,道:“老奴可不是君子,老奴是小人中的小人,當初就是因為老奴在宮里翻云覆雨,搬弄是非,這才惹得仙皇大怒,將老奴貶到了小公主身邊鞍前馬后,什么時候跟小公主學會了規矩什么時候才能回去……”

    “現在你先不用學規矩,先用點老手段吧!”

    李紅梟笑道:“這青陽宗上下小丑跳梁,給你三天時間理得清嗎?”

    那老奴卻立時笑了起來,道:“咱們九重天宮里動輒數萬人上下調動,暗流洶涌,遇事推諉者無數,見了麻煩奮進者無幾,因此每逢功過賞罰,才需要用上幾天的時間一一查典,方原算得個清楚,但青陽宗面臨的這點小事,哪里用得了三天時間呀……”

    “給老奴一天時間,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