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振南明 > 望神州 第二百零七章 斷腕(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
    扛不住了!

    在吳三桂、尚可喜等部藩兵的輪番猛攻下,袁宗第、劉體純感到力有不逮,終于下令撤退。

    而在此之前,郝搖旗已經早早開溜,再一次的拋棄了袍澤,和他當年在商洛時的做法一模一樣。

    不過現在袁宗第和劉體純可沒有什么閑心情咒罵郝搖旗,逃命要緊!

    袁宗第、劉體純的手下都是三秦人,在陜西的山疙瘩里混的久了對如何藏身山中很有心得。

    袁宗第、劉體純一下令他們就四散跑路。只要往山中的密林子里那么一鉆,便是神仙也難找尋到。

    由于袁、劉二人麾下兵士逃得太分散,吳三桂、尚可喜手下的藩兵一時也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追吧他們也得分頭追,極容易被藏在暗處的順軍士兵伏擊。

    不追吧又有些不甘心。這他娘的打不過就跑算怎么回事?

    他們都等待著吳三桂、尚可喜下達命令,一時停步不前。

    吳三桂、尚可喜也不敢決策。他們雖然名義上是藩王,但和滿洲人養的狗也沒有什么分別,本質上還是奴才,只不過是地位稍稍高出一些的高級奴才罷了。

    主子不高興了,一句話就能讓他們家破人亡,失去擁有了一切。

    阿濟格陰沉著一張臉驅騎上前。

    “平西王、智順王,這是怎么回事?”

    吳三桂、尚可喜連忙請罪道:“奴才辦事不利,放跑了劉體純、袁宗第二賊。還請主子責罰。”

    阿濟格冷哼一聲道:“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快想想辦法,本王這次絕不能讓李闖跑掉。”

    阿濟格一心想擒獲李自成從而奠定自己大清第一勇士的地位。有好幾次他都險些做到了。可李自成就像一只泥鰍一樣,屢次三番從他們的掌心溜走,實在是氣煞人也。

    尚可喜眼珠子轉了一轉道:“王爺請放心,九宮山山勢險要,李闖一定跑不快。奴才率大軍去追,用不了多久就能追到順賊主力。”

    阿濟格又轉向吳三桂道:“平西王怎么說?”

    吳三桂微微欠了欠身道:“奴才以為可率一支軍隊抄后路以防萬一。”

    吳三桂跑路的經驗十分豐富,以己度人,他認為李自成不會只從大道下山。萬一李自成耍個心眼從小路下山呢?那豈不是大清這十幾萬大軍全都抓瞎了。

    阿濟格點了點頭。

    吳三桂這番話算是說到點子上了。

    從他屢次跟李自成交手的情況來看,此人戰斗力并不算特別強,但很會用計。這種人你想打敗他并不難,但想打死他卻很難。

    正所謂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這也是為何李自成在崇禎年間屢次被明軍圍剿,卻能在身邊只剩下幾十、幾百人時東山再起的原因。

    阿濟格卻不準備犯崇禎犯過的錯誤。

    打狗就一定要徹底打死,絕不能讓他獲得喘息的機會。

    “好,本王便命平西王率部堵截李自成退路!”

    “喳!”

    吳三桂連忙打了個千,恭敬應了下來。

    ......

    ......

    “陛下,前面就是一線天了,恐怕大軍難以通行啊。”

    田見秀滿面愁容,輕嘆一聲道。

    李自成也是眉頭緊蹙,面色十分凝重。

    沉默了良久,李自成沉聲道:“玉峰,我們沒有選擇,必須得從這里鉆過去。傳令下去,命兒郎們卸下所有輜重依次通行。”

    李自成稍稍觀察了一下,這一線天內雖然十分狹窄,但還是可以供單人單騎通行的。當然,馬車這種負載大量輜重的肯定是過不去的。是以李自成才會下達舍棄輜重的命令。

    田見秀見李自成要舍棄糧秣輜重,連忙勸道:“陛下,萬萬不可啊。形勢還壞到那個地步,萬萬不可舍棄糧秣輜重啊。”

    李自成苦笑一聲道:“玉峰,你就不要騙自己了。什么叫形勢還沒壞到那個地步?究竟要怎么壞才算是壞?”

    稍頓了頓,李自成接道:“自打從陜西撤離,我們可曾打贏過一場仗?我們跑到哪兒,韃子就跟到哪兒。這一路逃來宗敏被俘殺,芳亮為了引開清軍去了前山,生死未卜。宗第和體純率部殿后也是兇多吉少。我們已經是窮途末路了啊!”

    田見秀神色一黯道:“或許還有別的辦法。”

    李自成連連搖頭道:“沒有別的辦法了,糧秣輜重都是身外之物,若是連命都沒了,這些東西也便都便宜了韃子。”

    田見秀見李自成已經下定了決心,便不再勸說,只猶豫道:“皇后那里...”

    李自成臉上難得浮出一絲笑意:“桂英你還不知道嗎,她不會有意見的。”

    李自成的皇后高桂英出身草莽,與李自成一路走來早已是相敬如賓。

    哪怕李自成在西安召選了許多女子入宮服侍,也沒有忘記高桂英,總會抽出一些時間陪陪她。

    高桂英曾經執掌過老營,別說騎馬了便是領兵打仗也不在話下。

    更難能可貴的是,高桂英會無條件的聽從李自成的安排。

    田見秀點了點頭道:“如此就好。”

    李自成一聲令下,順軍士兵們紛紛舍棄了輜重糧秣,只留下了七日的口糧,駝在馬背上。

    他們排著隊列依次從一線天通過,騎馬的將領則紛紛翻身下馬以節省戰馬的體力。

    連李自成也不例外。

    讓李自成稍感欣慰的是順軍還是基本保持著心氣的。那些墻頭草基本早都跑掉了,剩下的都是甘愿跟著李自成的老兵。

    只要有這些老兄弟在,李自成堅信一定會有東山再起的那一天。

    “也不知道過兒、一功他們怎么樣了。”

    李自成忽然想到了李過、高一功,長長嘆了一口氣。

    從陜西撤離時李自成根本沒有時間通知堅守陜北榆林的李過、高一功。后來一路潰逃更是無法取得聯系。

    李過、高一功部有足足十幾萬兵馬,若是能和李自成匯合對于如今已經是殘部的順軍主力會是一個很好的補充。

    等撤離了九宮山稍稍安頓下來,便叫人試著去與過兒、一功取得聯系。

    李自成暗暗下定決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