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大醫凌然 > 正文卷 第103章 半夜雞叫
    黑色的二手捷達,歡快的噴著氣,卻是規規矩矩的在道路上行駛。

    凌然正襟危坐,目視前方,快到道路限速的時候,腳下的油門就會松一松。

    極少超車,極少變道,更不會將發動機踩的喵喵叫小護士們面面相覷,莫名的從凌然身上感覺到了嚴肅的氣氛,以至于說笑的聲音都小了。

    “海底撈到了。”凌然將車停到了一棟大廈的路口。

    “凌醫生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王佳蓄謀已久的開口,道:“麻煩你專門帶我們過來……”

    “今天我媽做飯。”凌然簡單回答,并催促道:“你們快上去吧,預約過了就等不到了。”

    四個女孩子一時間只覺得生無可戀,戀戀不舍的下車。

    凌然一溜煙的開車走了。

    陶萍同志做頓飯很不容易的,也就是新得了甲殼蟲,才心情大好的下廚了。

    要論投入的話,這餐飯的成本可高了。

    浪費可恥。

    ……

    凌晨四點。

    凌然睡到了自然醒,一個骨碌爬起來,刷牙洗臉再洗澡,只用十分鐘不到,就完成了出門前的準備。

    緊接著,他用了兩分鐘時間,將牙刷牙缸毛巾等物一一歸類,保證毛的朝向都一致,就飛快的出門去了。

    人生中的第一輛車,對凌然的生活的改變是巨大的。

    在以前,他正常都會選擇5點甚至更晚出門,因為凌晨四點很少有公交車,打車也不是很方便,若是步行前往云華醫院,那就比較浪費時間了。

    如今有了車就不同了,凌然一路以最高限速狂飆,最快到了60公里每小時,慢的時候,也飆到了時速35公里,到了云華醫院的時候,四點半都不到。

    “省了時間了。”凌然一邊想,一邊將車開入了很靠內的c區。

    他現在用的停車位是霍主任特批的,屬于急診科的靈活停車位。這種車位通常是給訪問學者、高薪挖來的醫生之類的,以應對辦事流程的耽誤。

    凌然還是實習生,也就不用挑戰辦事流程了,霍從軍直接特批了一個靈活停車位給他,也沒有醫生表示反對。

    且不說tang法有多難,一個月做100多例大手術有多厲害,就凌然給急診科全體提高的收入,平均到人都有兩三百塊,拿了獎金的醫生護士們,又怎么好意思跑到霍從軍跟前去爭。

    凌然用標準的倒車入庫,將車停入停車位,下車以后,更是對兩邊做了檢查,看到車乖乖的停在車位最中心,左右空留出來的長度一致,前后也一致,接著就直接前往手術室。

    凌晨四五點鐘,是手術室里最清閑的時光。

    昨晚的手術該做完的差不多都做完了,還沒做完的也該喊三線來救場了。

    早上的手術還沒有開始,若是沒有搶救的話,正常醫生都不會在這個時間安排手術了,沒人能保證自己兩個小時就一定能做完某臺手術,而到七八點鐘的時候,科室最重要的查房就要開始了……

    然而,凌然卻是不需要查房的。

    他在急診科的定位,更像是專職的手術醫生其實也沒人給凌然定位,只是他更愿意做手術,而不愿意參與查房,霍從軍也就由著他了。

    呂文斌和馬硯麟作為凌然的附屬品,是沒有什么選擇權的,正在做一助的繼續跟手術,剩下的一個去查房,已經是默認的模板了。

    兩人甚至要比凌然還提前到半個小時。

    見到凌然,呂文斌首先就是一個哈欠,又趕緊用手掩住。

    “清醒嗎?”凌然看到了就問。

    “睡了五個小時吧。”呂文斌苦笑。

    凌然點點頭,卻沒有多說。

    他自己最少要睡夠6個小時才會持刀手術的。對此,他是有經驗的,如果考試前的幾天里,他不能睡夠6個小時的話,成績會明顯下滑,反應也會變慢。

    因此,凌然昨晚8點多就睡覺了。而在不能早睡的日子里,凌然寧愿晚幾個小時再做手術,甚至少做兩個手術。

    但是,住院醫們的睡眠時間,是沒辦法保證的。

    凌然每天做四五例往上的手術,就有四五份萬字病例要寫,然后要新增四五名的病人被查房,再加上復健也不免有需要參與的部分……

    只能說,現代醫院對住院醫的剝削是系統性的。

    黃世仁半夜學雞叫,也比住院醫24小時連軸轉要輕松。

    住院醫得自己爬起來。

    有了呂文斌和馬硯麟的幫手,凌然就不用負擔那么多的雜事了。

    他啪啪的將磁共振的片子戳入手術室的背光板上,一邊與此前閱讀過的信息相印證,一邊再做思考。

    呂文斌和馬硯麟無比羨慕的望著凌然。

    對他們來說,能看得懂磁共振片,真的是難以達成的成就。醫學生都有開影像課的相關課程,但沒有任何一個醫院試圖令臨床醫生學會閱讀磁共振片。

    這東西的復雜程度是完全超過x光片和ct光片的。

    專業的影像科的學生,本科畢業也可能讀不懂磁共振片醫院是一座現實的舞臺,讀書有沒有用,在這片舞臺,演繹的格外殘酷。

    “沒有看到什么特別的地方,開始吧。”凌然看過磁共振的片子之后,再拿起手術刀的時候,心里都要安寧許多。

    在此之前,他只能讀影像科的文字說明,主要查驗有沒有不適合手術的地方。

    肌腱具體斷成什么樣了,他是沒有太多感性的認識的,只能切開了再看。

    大部分外科醫生都是這樣的。

    事先設想種種,最終總結成一句話:切開了再看。

    切開以后的情況符合預計是最好的,符合所學是次好的,符合個人經驗是第三好,最糟的情況是:臥槽,這是啥?

    看得懂磁共振片的外科醫生,能很大程度上避免最糟的情況。

    當然,并不能完全避免。

    總有的人,長的隱蔽奇怪。

    “吃早飯了嗎?”凌然輕松的切開患者的手指,并問候了大家一句。

    “那個……咋這么問?”呂文斌的防備心很強,更有怪異感,凌然一般都是不聊天的。

    “我怕你們睡著。”凌然看看四周,道:“說話應該能保持清醒吧。”

    呂文斌松了一口氣:“跟你說話可是清醒啊。”

    值班的護士忍不住笑出聲來。

    呂文斌仿佛受到了鼓勵,臉上也露出笑來。

    “那就說說話。”凌然很有責任感的再問:“吃早飯了嗎?”

    “吃了。”呂文斌無奈回答。

    “吃的什么?豬蹄嗎?”凌然說著將肌腱暴露了出來,吁了一口氣,道:“和磁共振片里看到的基本一致,接下來就輕松了。”

    “那個……要不然,咱們還是不聊天吧。”呂文斌覺得鉤子都要拉不穩了。

    “好。”凌然更樂意,他原本就是勉為其難的強行聊天,要是能不說話,安心做手術,他才更開心。

    有序的手術室里,多了不受控制的聊天,就像是肉里夾了沙子,吃還是能吃的,就是沒那么爽了。

    蘇嘉福看兩眼儀器上的數字,就搬著圓凳縮去了墻角,拿出手機打開游戲,準備趁著在線的玩家少,多占兩座城。

    自從智能手機誕生以后,麻醉醫生的生活可以說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的麻醉醫生,就像是在醫院里坐牢,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奔波于不同的手術室,賺了錢都沒處花。

    自從有了智能手機,麻醉醫生在醫院就像是過節,反正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的換著手術室刷手機,賺的錢都不夠用。

    一臺手術接著一臺。

    預定的四臺手術做完,竟然才剛剛七點鐘。

    有了手部解剖經驗,以及四肢的磁共振讀片能力的加成以后,凌然的術中耗時更短了。

    當此時,凌然依然有些意猶未盡,但也無可奈何。

    沒有新的病人,凌然干脆往復健室去,想看看有沒有早起鍛煉的病人。

    對于屈肌腱損傷這樣的手部手術來說,手術固然是最重要的,圍手術期的復健也是必不可少的。急診科借用手外科的復健室里,早早的就有四名患者爭分奪秒的鍛煉著。

    “凌醫生,您來的可早。”有位患者立即認出了進門的凌然,熱情的打起了招呼。

    “恩,我來看看。”凌然嚴肅的點點頭。

    “您別說,我還正想給您看看我的手。”打招呼的患者心情極好,故意用傷過的手招一招,一點都看不出曾經重傷過的樣子。

    他在凌然靠近以后,又是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只見他拿著三只青棗,一會兒轉棗,一會兒拿起放下,玩的不亦樂乎。

    凌然入神的觀察沒多久,就聽到系統“叮”的一聲響:

    成就:病人的衷心感謝

    成就說明:病人的衷心感謝是對醫生的最大褒獎

    獎勵:初級寶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