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王者風暴 > 章節目錄 第233章 特立獨行的學霸
    周烈覺得這一天沒有白過,在這種輝煌時代的大都市,真是做什么都方便。

    劍有了,刺激身體更進一步的藥力也有了,明天想辦法弄張地圖,之后便翻山越嶺向老家移動。

    周烈睡得極為踏實,調養心肝脾肺腎,再慢慢壯骨活血滋生肌肉。

    白天七百年后的心神鳩占鵲巢之際,意識直接融入祖竅,已經不大可能追溯血脈召喚古人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周烈以祖靈的存在方式占用了這具身軀。原主的意志太過薄弱,沒能承受住附體,所以省去了溝通環節,只有鳩,沒有鵲了!

    虛玄紫禪功煉體,煉氣,更煉神,三者相輔相成。

    盡管這個時代的人,體質孱弱得要命,可是周烈帶著進化了幾百年的神功妙法而來,再加上各種練功心得,所以不到一天的功夫,已經令這具身軀發生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凌晨三點多鐘,周烈睡得正香,忽然有人推他。

    “醒醒,周烈,醒醒,地震了!”

    “嗡嗡……”桌面顫抖,保溫水杯“鐺”的一聲掉落在地面上,震感非常強烈,就像坐貨車時突然遇到最糟糕的石頭路面,上下左右顛簸得要命。

    周烈打著哈欠坐了起來,看到同寢的幾個男生頂著塑料盆,嚇得瑟瑟發抖,臉上沒有半點血色!

    “你們在做什么?”

    “哎呦,周狀元,地震啦!”寢室中身材最壯碩的男生頂著木桌子說:“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跟著哥們往外沖!沒聽見走廊上一片嘈雜聲嗎?”

    同寢之中,周烈的入學分數最高,所以大家喜歡叫他周狀元。

    “跑什么跑?這點兒震動說明距離震動中心很遠,接盆水放在屋里,什么時候盆里出現水珠并且跳起來半尺高,再想辦法躲避。”周烈說完,轉過身去繼續睡覺。

    其實他正在提聚藥力壯大心神,因為想要長久駐留此世,必須確保心神凝而不散,想要做到這點就得借生機以養神。

    如果心神散了,沒能回到開元溶洞,后果也許非常嚴重,所以他不敢有絲毫懈怠,哪怕睡覺也在默默行功。

    “你們看我做什么?”壯碩男生對著同寢兄弟叫道。

    “劉旭,你和老周的數學最好,給大家伙分析一下,老周說的是否有道理?放盆水真的可以檢測地震強度嗎?”

    “尼瑪!你們就這樣迷信學霸?”壯碩男生撓了撓腦袋,突然將頂在頭上的木桌放下來,拿來紙張和圓規認真計算,嘴里嘟囔道:“不可能啊?震動從地下傳上來,經過不同密度的巖層,以至于波形特別混亂。盆里的水有張力,只能讓水面產生漣漪,怎么可能有水珠跳起來?”

    “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同寢的幾個男生連忙問道。

    “除非傳播震動時貼近地面,介質比較單一,這個數學模型反推一下。不應該是地震啊?好像是非常厲害的東西砸下來。”

    劉旭瞪大眼睛,驚道:“我知道了!還記得前幾天的新聞嗎?老美受到隕星攻擊,這特么的壓根就不是地震,而是流星隕落。”

    “隕?隕落?”同寢的幾個男生更慌了。

    “慌個屁啊!趕緊去打盆水。”劉旭贊嘆道:“學霸就是學霸!嘖嘖,瞧這風輕云淡的樣子!睡得那叫一個踏實!理論上來說,現在最安全的地方是那些隕坑。這和概率有關系,就像戰場上很多彈坑相對安全,因為命中同一點位非常困難。唉!目前這個情況,好像除了睡覺,害怕也不解決問題。誰要是睡不著,幫忙盯水盆。”

    好嘛!這位劉旭真看得開,爬上周烈的上鋪與周公下棋去了!

    同寢的幾個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說:“難道學霸都這么拽?對自己的分析深信不疑!你們咋就睡得著?我靠,震動又來了,這是多少顆流行隕落?”

    周烈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到六個家伙頂著黑眼圈,圍坐在水盆邊。

    其實水盆好不好使?他也不知道,是從藏書閣收獲的一本雜書上看到的,好像涉及到好幾個數學模型,后面給出一個結論,說水珠蹦到半尺高,有多快跑多快或許能保住半條命。

    “老周你起了?”同寢的幾個男生站了起來,不知道為什么?也許是學霸自帶光環,他們站在周烈面前會感到拘謹。

    “嗯,震動應該過去了吧?抓緊時間睡覺,接下來指不定出現什么變化!”周烈抻了個懶腰,骨頭喀吧喀吧直響,身子沒有昨天那般瘦弱了,臉上似乎多了二兩肉。

    “啊哈!”劉旭聽到說話睜開眼睛,趕緊叫道:“老周等等我,咱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嘿呦,昨天晚上鬧得歡,不知道今天還軍訓不啦?”

    幾個男生不干了:“我們一夜沒睡,這種情況要是還軍訓,我們就給教育局寫信。”

    “行啦!叫你們睡,死活大眼兒瞪小眼兒,能怪誰?”劉旭穿好衣服,活動了一下筋骨,看到周烈扯下床單,包好昨天晚上帶回寢室的三把長劍,居然扎緊背到身后。

    劉旭趕忙阻止:“等會,老周,咱做學霸的人也不能這樣特立獨行啊?這里是學校,背著三把劍去吃早飯,你考慮過校長和老師的感受嗎?”

    “劍不離人,人不離劍,劍就是命!”周烈拍了拍劉旭的肩膀,非常認真的說。

    “我去!周狀元,周學霸,大家都是腰間盤,你為何如此突出?不是,你把話說明白,為什么要背著長劍啊?到底在防范什么?”劉旭還能打趣,旁邊那幾個男生都看傻眼了。

    “現在這個時候?”周烈看向窗外,沉吟道:“要防范那些被輻射塵埃污染突然失去理智的人,還有提前接觸隕石,已經出現妖化癥狀的人。之前我不知道,昨天見了那個隕石獵人才曉得,隕星帶來的危險早已深入人群。”

    “不會吧?輻射塵埃?”劉旭叫道:“你從哪兒得到的消息?”

    周烈沒有多說什么,拿好飯卡去找食堂了。

    過了片刻,劉旭拍著腦門說:“事情大條了!學校封校就是最佳佐證,結果都出來了,還要推導過程做什么?老周,等等兄弟!”

    目送兩個學霸級人物離去,同寢男生良久之后才反應過來。特么的這是生化危機?老周老劉你們能不能正常些?還吃得下去飯?輻射塵埃在哪?該如何預防呀?